猫咪破解版绿化下载

天地,在这一刻如若沉寂。

秦轩负手而立,静静的凝望着徐子宁。

他眼中有一抹轻叹,也有一抹惋惜。

徐子宁之事,他有所了解。

四大死士,布局青帝殿,在这短短不足百年,在仙界已经铺筑了一道巨大的情报网。

尤其是徐子宁,斗战,乃至羲皇这些故人,他皆有听闻。

徐子宁和他很像,若徐子宁能行正路,怕未来青帝殿大帝之位,当有青莲。

但可惜,世事无全,徐子宁不失本心,或许在徐子宁心中,已经料到这一战的结果,但却仍为大恩不惜舍命,乃至舍弃一切。

徐子宁,同样在凝望着秦轩。

他眼中,如若看到过往,在仙凰遗迹。

“道友受伤了?”

“与你何干!”

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

那一日,青帝坠凡,他徐子宁,冥冥相遇。

余下,城中指点,重宝相救……

一抹抹回忆,让徐子宁的眼眶有些发红,眸子内,隐隐有血丝弥漫。

“青帝!”徐子宁开口,喉咙滚动,声音有一些嘶哑。

“心已定,那便动手吧!”秦轩洒然一笑,“男儿何必如此!”

淡淡话语,让徐子宁起伏之心,渐渐定了下来。

下一刹那,这位青莲剑圣,入圣第一关巅峰之力,便尽数爆发。

剑落入指尖,让徐子宁面色剧震。

不仅仅是徐子宁,秦红衣,更是在这一刻,从凝重,忌惮,化作瞠目结舌。

这一剑,落在的,并非是秦轩之身。

这一剑,剑锋直转,欲落的,是徐子宁胸膛。

而那一双指,是秦轩的。

秦轩眼眸内,有一抹惊讶,眉头紧皱。

在徐子宁动的那一刹那,秦轩便察觉到,这一剑,并非是对他攻伐。

甚至,在徐子宁到来之时,秦轩也从未感受到半点杀意。

秦轩眉头轻皱,凝望着徐子宁。

“你,是来送死的!”

徐子宁手中圣元激荡着,剑意不朽,与秦轩的双指撼动,在轰鸣。

不朽擒兵手早已经施展,但在徐子宁剑下,不朽擒兵手的禁制锁链上,竟有一丝丝细微的裂痕。

徐子宁面色微变,他不曾想到,自己这一剑,会被秦轩挡住。

他默而不语,只是手中那一剑,却愈发用力。

徐子宁终于感受到了这位青帝的可怖,哪怕是,仅仅混元。

足足十六息,那一柄剑未曾再向徐子宁的胸膛靠近半分。

但四周的空间,却已经湮灭了,化为虚空,如成一域。

徐子宁终于开口了,他望向秦轩,反而有一丝释然。

“这柄剑,不论是指向何方,不皆是一死么?”

秦轩凝视着徐子宁,“我未必杀你!”

“可子宁当死!”徐子宁轻声道:“青帝,子宁这条命,是青帝救得!”

“这一身修为,是陆师培育的!”

“陆师之女所求,子宁拒绝不得!”

“但,剑指向何方,是子宁仍旧能选择的!”

他微微一笑,望向秦轩。

“青帝,子宁已经沉思了七十六年,早已经决定了!”

“欠青帝的命,当以命还!”

“欠陆师的培育,当以这满身修为还!”

“这是子宁欠的,不论是青帝,还是陆师,皆是子宁这一世大恩之人,皆不可负之。”

淡淡话语,让秦轩眼眸内泛起一抹涟漪。

秦轩,忽然一笑,“我小觑你了!”

“徐子宁,能走到这一步,非我,也非陆十峰,就算我与陆十峰合力,若你非徐子宁,你也未必能够走到这一步!”

“回头吧,你欠陆十峰的,不是欠陆天澜的!”

“欠我的,在我眼里,你已经偿还了。”

秦轩目光平静,“做你的徐子宁,青莲剑圣,你可不欠任何人,若有愧疚,他日补偿回去,足慰心安!”

淡淡话语入耳,徐子宁却是一笑。

“青帝,子宁之心已定!”

“别忘记,你师妹还在凡间等你!”秦轩开口,这一句话,让徐子宁神情一僵。

“青帝!”骤然间,徐子宁手中那一剑轰然寸进,他似乎动了某种秘法,实力倍增,连剑上不朽擒兵手的禁制符文,锁链都在破碎。

“子宁已有决断!”

“子宁心中,修仙问道,不是修祸福,修生死,修利弊,将自己修的一个忘恩负义的仙,修成一个无心无念的圣!”

“欠青帝的命,子宁自陨来偿!”

“欠陆师的恩,子宁断道来还!”

其声音如若嘶吼,更有不容更易的坚定,乃至……壮烈。

他大笑着,“欠人的,焉能有不还之理!?”

秦轩望着徐子宁狂笑,那双眼眸,坚定不移。

秦轩静静的望着徐子宁,轻喃一声,“好一个欠命偿命,欠恩还道!”

“好一个欠人,焉能不还!”

秦轩眼眸,缓缓合拢,其双指,自徐子宁剑前缓缓落下。

剑,悄无声息,入徐子宁胸膛。

刹那间,整片天地,皆死寂一片。

徐子宁身躯,一点点瓦解,如若尘烟。

其体内,丹田,识海,尽数在陨灭,缓缓消散。

“徐子宁愿以这一世偿还,再修一世!”

“多谢青帝……”

徐子宁之音,缓缓飘落在秦轩耳中。

“能如子宁之愿!”

音落,在这黑暗虚空之中,再无半点青衣,徒留那一剑,自虚空之中而落,光芒暗淡无主。

更有一道剑意护魂,没入虚空,入冥土轮回。

秦红衣望着这一幕,眼中有太多的难以置信,甚至有一种震撼,悲哀,乃至其魂,仿佛有某一瞬被触动,赤红之瞳上,不知不觉,有泪缓缓流下。

她甚至不认识徐子宁,也不知道为何而流泪。

秦轩的眼眸,仍旧缓缓合拢着。

在此地,秦轩伫立了百息,方才缓缓睁眼。

他那一双眸子,已经化作青色。

四周在缓缓愈合的虚空,在这一刻,赫然轰鸣。

仿佛像是天悲地怒,整片天地,都在颤栗,在颤抖,在扭曲,乃至破碎。

“长青哥哥!”秦红衣出声,望向秦轩。

秦轩负手而立,他淡淡道:“一念生死,一念救人!”

“徐子宁,你不负我秦长青昔日,一缕仁念!”

“红衣!”

秦轩忽然开口,乱界翼隐隐欲动,搅乱虚空。

秦红衣抹去脸上的泪水,走到秦轩身旁。

“不去冥土了!?”

“不去了!”

秦轩青瞳如映不休,一抹怒意如掀苍穹。

“去中域……”

乱界翼缓缓一震,两人便消失在此地,徒留两字,隐隐约约,却如惊天动地。

“杀人!”

太初帝历1005年,秋,青莲剑圣徐子宁,自陨于北。

偿道还命!